【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抿着唇,一脸认错的表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偶然见这里晚上好看,才想带看看。”

果然漂亮的东西都是危险的,早知道那些草有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带绫清玄来这的。

“没事,很漂亮。”

绫清玄牵着他的手,淡淡道:“回去吧。”

正好雨也停了,姬月离觉得自己搞砸,小姑娘没有半点开心之意,便蹦到她面前,张开手。

“都是我的错,不开心便罚我吧,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捏呀咬呀,都行的!

“那……背我回去。”

姬月离立刻转身蹲下,没见到小姑娘面上划过的思虑。

“好~上来,我背。”

绫清玄趴在他的背上,眸中无神,手却紧紧抓着他的肩膀。

芭蕾小仙女袅袅婷婷私房照

“嘶……绫儿,我知道错啦,怎得如此用力。”姬月离闷声委屈。

绫清玄回过神,帮他揉了揉。

她没注意,力气大了些,见他眉头还紧紧皱着,便俯身亲了亲他的耳垂,“下次不会了,走吧。”

“还疼,再亲亲我。”

绫清玄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道:“回去给亲个够。”

气息酥酥麻麻的,姬月离傻笑着背好她,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回去有谷主和子易,他还怎么亲个够。

又傻了。

……

因着知晓吕兮枝的计划,所以子易和姬月离先回了神医谷,以防吕兮枝下手,而绫清玄和谷主则在这继续炼药。

继下一次的发作快到了,绫清玄要在那之前将丹药练好。

可这铁种迟迟不发芽,像是在耍绫清玄一样。

“徒弟,不可啊,再等几天说不定就发芽了。”

瞧小姑娘举起剑,谷主惊得连忙阻止。

绫清玄实在不想说,原剧情中您老等这铁种发芽之前,他们都已经挂了,至少都过了好几年。

几天?不存在的。

绫清玄重新举起剑,刚要对着那铁种刺去,铁种竟全部裂开,嫩绿的芽缓缓长出。

懂事,本座就不砍了。

“天呐,居然真的出来了。”谷主在一旁看惊了。

绫清玄划开手心,重新浇灌鲜血,嫩芽汲取了鲜血,终于完整的发出。

她摘下这嫩芽,留下铁种,和谷主一起出去。

所有药草丢进了丹炉中,按照谷主给的方法,她练了两份。

其中一份服下之后,绫清玄吃了那嫩芽。

谷主递过来一个玉瓶,“等晚点药效发挥,再放、放血。”

他想了想,又把玉瓶缩回怀里。

“徒弟,真想好了?”

“想好了。”

谷主被那冷眸盯着,终是把玉瓶给了她。

“治好那臭小子之后,要如何?”

“陪他。”

好一个陪,怕是‘赔’吧。

两人把这里清理了下,就准备回去。

绫清玄都上了好几步,谷主还在谷底望着她。

“那个……徒弟啊,能拉我一把吗?”

“当初怎么下来的?”

说来,绫清玄确实没见他上去过。

谷主踢着石头,“掉、掉下来的。”

太丢这老脸了。

绫清玄拿着树枝,让他抓着。

“我还没到需要拐杖走路的年纪。”谷主刚一抓住,整张脸上的肌肉开始抖动,绫清玄带着他往上飞去。

“徒徒徒弟,慢点!”

这老命感觉要没了。

不对,他家徒弟武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上了山谷,谷主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走了。”绫清玄在前面带路,谷主不服老,脚步虚浮的跟上。

……

姬月离和子易先到了神医谷,外边那些血煞门的弟子看见姬月离回来了,立刻朝他行礼。

“教主!”

子易上前问道:“书芹近日如何了?”

“已痊愈,无碍。”

许是觉得对她有愧,子易先跑回去看书芹了。

姬月离喊来人,问了近况,并且将子易说的那几个点告知,让他们去查看。

“教主,教主夫人怎么没一起回来?”

“她……”姬月离停顿了会儿,看向剩下几个人,道:“若没了血煞门,们会去哪?”

几人立即跪下,“属下永随教主。”

“这就是们说的永随?”姬月离冷声说完,迅速往后飞去。

他刚刚所站的地方被射了几箭,风吹草动,从灌木中钻出一群人,手里个个拿着武器。

那几个血煞门的人,也加入了他们。

好一个永随,没想到,他们如此轻易的加入了其他阵营。

“姬月离,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如今血煞门的人弃暗投明,我劝也趁早束手就擒。”

“若愿自缢谢罪,我们便不再予骂名。”

几大门主咄咄逼人,当事人却跟完全没听进去一样。

姬月离看向神医谷深处。

不知子易那边如何,若是让绫儿知道他没护好她的师弟,到时候可是要怪他的。

“姬月离!”

姬月离斜眸侧过去,带着暴戾的气息冲撞,将那离得最近的几人掀飞。

有人大喊道:“若不是的血肉有奇效,怎么可能这么厉害,若不想痛苦而死,就早早就擒!”

血肉?奇效?

他们知道了?

风动之下,红衣飘扬,绝美妖冶的男子看着他们,虽不出一言,却令人闻风丧胆。

一个手擒,刚刚那大喊的人就被抓在半空中,周身黑气迸现。

“谁告诉们的?”

“呃……看、看来是真的,大家快、快上啊,将他剔肉放血,为天下除了这祸害!”

什么除掉祸害,他们想要他的血肉才是真吧。

他答应过绫儿,不杀人。

但……

“这嘴聒噪不已,我帮治治。”

腥红的血液从嘴里喷出,那人被甩到地上后,惊恐的捂住了嘴。

他的舌、舌头?

“呃……啊!啊啊!”

那人指着姬月离,失血过多,脸色发青的晕了过去。

“想要就过来拿,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做什么。”妖冶的眸子染上血色,不羁的看向他们。

可他们却一个都不敢上前,左顾右盼后,才决定一起冲上去。

姬月离扫过一片灰尘,趁他们慌乱的时候,忙飞身去往神医谷内。

没想到,里面也埋伏着血煞门和其他门派的人,见他来了,纷纷阻拦去路。

姬月离见一个伤一个,到了那亮灯的房间,推门后看见吕兮枝举着剑,子易和书芹被绑住。

几人看着他,吕兮枝露出了微笑。“姬月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