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晨曦讶然地望着风轩。

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她拿起桌面的餐巾遮住半张脸,小肩膀一抖一抖的,眼睛弯成了天上的月牙。

天啦天啦~

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男人吗?

不多时,食物都摆上来了,风轩也不挑食,主要是从小锻炼出来的。

虽然他老妈跟大嫂都是厨艺了得的人,但是他却是吃保姆饭或者食堂长大的,祈星大酒店的厨子,哪怕是白粥都能熬的比别处香浓,他又怎会挑剔?

看着他并不作声,慢条斯理地吃着她点的食物。

那一盘盘东西不知不觉就空了,晨曦的心头忽然涌现出许多成就感。

她想着:“这是真的会做饭吗?”

“当然会。”他温柔出声,反倒让她吓了一跳。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眼珠子转了转,她吐吐舌头:“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把想的说出来。”

这一句话,换来的是他一阵又一阵的轻笑。

虽然晨曦也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但是他好像因为这件事情,知道用餐结束都笑个不停。

两人从餐厅出来。

晨曦的心一直都是在天上飘着的。

感觉很不真实。

记忆里小时候喜欢过的那个埃及做义工的哥哥,现在想想没准孩子都在地上跑了。

人海茫茫,再遇见的话,最多也是一声:“呀,是呀?最近还好吗?”

她年少懵懂的心事,只有自己记得。

抬头看了他一眼,晨曦完没想到来到M市会遇见他。

其实……

他刚才说的那个三个月爱、一年试婚的方案也不错。

风轩完没有注意到她如此细腻的心里活动。

只是很自然地拉过她的手,低头耳语:“帮收拾东西,然后办理退房。”

两人出了餐厅,有漂亮的景观树立在一边,增添了不少情境里的鲜活气息。

华美灯光下,相依偎的倒影在锃亮的地砖上呼应成画。

置身希腊式唯美又盛大的装修风格,偶尔有人来人往,素不相识,也不会特别注目他们。

就是这样牵着的两只手,认识到现在不过24个小时。

“退房?”她红着脸问:“我……我想一个人安静地住几天,好好理一理,我……”

握着她的大手紧了紧,容不得她抗拒。

主要有了四年前错过小特工的遗憾,风轩不知道未来的生命里,还会遇见多少个让他觉得很不一样、很是喜欢的姑娘。

既然遇上了,就好好把握,好好相处,他不想再留遗憾了。

而且他之所以提出三个月相处、一年试婚,并不哇怒气按为她考虑。

卓希第一段失败的婚姻对风轩的影响跟伤害都很大,虽然这样的伤是没有伤痕、肉眼看不出来的。

但却是渗透在他的待人接物,还有价值管里的。

所以他需要细致了解眼前的晨曦,是不是真的始终如此澄澈简单,又或者会给他不断带来惊喜。

他不愿意闪婚,不愿意冒险,不愿意像之前的卓希那样。

一双明亮的眼温柔注释着她:“不是质疑我的厨艺?

那就搬过来,让我证明给看,我到底会不会做饭。

而且现在是我女朋友,我不可能看着住在那样小的房间里无动于衷。

更不可能看着未来的许多天,只吃外卖或者快餐甚至是泡面度日。”

他凑近她,笑着问:“我给做。

想想,是愿意以后每天因为吃饭而头疼,还是愿意一到饭点往餐桌前一坐,就有香喷喷的食物等着?”

莫名的,晨曦狠狠咽了咽口水。

风轩又笑了,跟刚才她在餐厅说完那句的表情、笑声完一样。

好像跟她在一起,他就特别喜欢笑。

陪着她走到电梯,她忽然鼓起勇气抽出自己的手。

咬唇道:“很好,但是太快了,让我考虑三天,可以吗?”

“难怪。”他轻声呢喃,眸光注释着电梯上变换的数字。

她凝眉:“难怪什么?”

她在跟他说让她安静三天的事情,他到底听见了没有?

风轩一动不动地伫立在她面前,轻叹了一声:“难怪我胃不好。

因为过去许多年,始终没人陪我好好吃饭。

不过以后有在身边,因为要给做,所以我也能按时吃上健康、热乎的饭菜了。

晨曦,谢谢,谢谢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晨曦:“……”

十分钟后。

风轩站在廊上等着。

她在里头收拾行李。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答应了要退房、要搬去他那边。

但是她无论如何不让他进去帮她收拾东西。

不过小丫头动作也还算麻利,不过十五分钟,都收拾妥当了。

开门的时候,风轩张了张嘴。

只因她又换了一套衣服,而且脸上也化了精致的淡妆,比刚才见的那种邻家女孩的模样,更添了一份朝气与灵韵。

他接过她的行李箱,微笑着道:“走吧!”

退房手续很简单,行李箱放在风轩的后备箱里,他载着她直接去碧蓝超级大卖场。

两人推着超市的车子,采购了许多的用品跟食材。

晨曦发现风轩是个很细心的人,比如毛巾、牙刷、拖鞋,他问过她三次,她每次都选紫色。

跟着后面他就不问了,直接选紫色。

她只说了一句:“我喜欢吃西红柿。”

他便去买鸡蛋、买牛腩,并且买了挂面,这些容易跟西红柿搭配的食材。

当两人终于载着大兜小兜抵达住处。

望着眼前还带着院子的豪华的别墅,晨曦想起自己大爷爷家。

因为太爷爷生了两个男孩,所以那一代的慕家子孙,大爷爷继承了慕氏集团,她爷爷继承了黛歌画廊。

她是家中独女,因为她父母没有别的孩子。

但是她身上没有传宗接代的责任,因为她不是慕家主脉了。

所以晨曦的大爷爷家就是这样的大别墅。

但是他们家却是一个很精致的院落,透着古色古香的韵味,一看就是搞艺术的。

“这个……”晨曦问:“家好豪华哦!”

这样的房子,肯定有保姆啊,还会用他来做饭?

风轩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房子这么好。

原本想带她去自己租的房子,四室两厅的大套公寓,做饭什么都很方便。

而且公寓还留着一间向阳的房间,刚好可以给她住。

但是在超市的时候接到了云轩发过来的短信,于是他开车过来,在小区门口取了钥匙跟办好的房屋产权证。

他无表情地道:“我也是第一次来。”

晨曦:“啊?”风轩:“这是在我跟名下的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