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琛淡淡看了她一眼。

同样小声、却笑着、也很温柔地用菲利普的母语、也就是弗拉芒语对她道:“公主该有公主的贵族的教养,可是菲利普公主的教养令方某大开眼界。

男人不喜欢你,你就知趣地离开,大家来日好相见。

可你单相思还苦苦不放,故意将当地官员引来,故意带着媒体过来,故意营造这种暧昧氛围,惹球群众对我家殿下误会!

公主殿下,就你这样机关算尽的手法跟品德,简直令我家殿下作呕!

洛氏皇朝再过一万年,也不会允许你这样的太子妃进门的!

娶你这样的女人,简直毁三代!

言尽于此,望自珍重!”

方文琛说完,转身离去!

当地官员还以为,方文琛始终微笑、且有教养地对着菲利普说了什么官方打招呼的话。

毕竟方文琛脑子转的快,会的语言多,一下子换了个小语种他有些听不明白。

菲利普盯着方文琛的背影,道:“方!你这样得罪我,早晚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

方文琛置若罔闻,脚下的步履不曾怠慢,始终优雅地前行。

舱门关闭,台阶撤走。

在菲利普的安排下蹲守的媒体们,一个个获得了大新闻般,争先恐后地开始赶稿。

菲利普气的浑身发抖!

官员微笑着领着她跟她的随从去往一边,毕竟这里太过危险。

而碍于媒体在场,菲利普也只能退到一边,不再多闹笑话。

洛晞陪着孩子从机长室出来,就接到了一则短信。

他点开,是菲利普发过来的。

上面只有一句话:“今晚11点,我在四季酒店12号总统套房等你,你若不来,我就将紫檀琵琶砸了!烧了!”

毛里求斯的四季酒店,被球誉为酒店中的高尔夫,是毛里求斯最顶级的酒店了。

但是这次为了宝宝亲近海滩,洛晞专门让方文琛联系好了当地的海滩奢华别墅酒店。

洛晞看着这一则短信,截屏,同时发送给勋灿跟宁国外交部。

公事,自然要公办!

很快,飞机再次起拔的时候,孩子跟洛晞都坐在公务公务头等舱的位置上,透过小窗口,看着外边的景色,各怀心事。

方文琛跟一个外交官员坐在他们对面。

当飞机过了起拔期趋于平稳,厨子给方文琛送来晚餐。

是一份香喷喷的海鲜面,还有一杯果汁。

夏侯琉茵忍不住赞叹:“方大人真是辛苦了,现在才吃饭啊?”

如果不是她在套房里待的烦了,非要出来看一眼,还不知道方文琛没吃饭呢。

方文琛有些不好意思,难得腼腆地笑了笑:“当着琉茵小姐这样美丽可爱的姑娘的面吃面,我还是很有压力的。”

某小孩也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美滋滋地笑了:“嘿嘿嘿~你吃吧吃吧,我不看你就是了!”

方文琛安静地用餐。

洛晞将自己的平板电脑放在她面前,电脑里有孩子爱玩的消消乐。

孩子拿着平板电脑,顿时觉得手机弱爆了!

有大的,干嘛要喜欢小的?

也就是这一瞬间,她忽而联想到欠着洛晞的那个亲亲。

有大的,干嘛要亲小的?

难怪他不肯,非要等着她长大了再跟她讨呢!

孩子玩的开心,外交部的官员跟洛晞相谈甚欢,他又给洛晞讲了些宁国与毛里求斯过去多年在建交上的有意思的事情,以便于洛晞跟落地后跟当局还能有些话题。

方文琛用餐时间为7分钟。

那么一大碗海鲜面,热气腾腾地端上来,看着就烫。

当他摁铃让后面过来撤走碗筷的时候,跟洛晞交谈的那名官员忍不住叹息:“方大人真是个工作狂啊!”

方文琛淡然一笑:“食君之禄,为君分忧。”

夏侯流茵之前对方文琛有些不满,主要她觉得小芙又呆又傻,适合找个老实人。

但是在确定了这里的男人不管怎样,都只能娶一个老婆,并且又与方文琛接触了几次后,她觉得方文琛真是不错的。

于是她笑眯眯望着方文琛:“方大人家中可有妻室?”

只这一句,她身侧的少年立即停下了与官员的交谈,侧目阴恻恻地望着某孩子。

偏偏某孩子对此毫无察觉,一双琉璃眼带着期盼地望着方文琛。

机舱里氛围都跟着紧张起来了。

诡异的安静。

“没有。”方文琛瞧着孩子鬼马精灵的小脸,带着一丝笑意望着她:“不过,方某的择妻标准中,有一条,是年满22周岁的。”

夏侯流茵:“…”

靠,这男子容貌最多算是中上,却自成一股骄傲倜傥的气质,观之也是赏心悦目,再加上洛晞很赏识他的样子,只怕是前途无量。

这样的男子,也算是抢手货了,却为何非要喜欢老姑娘呢?

他这22周岁的标准,她家小芙就是坐着飞机也追不上啊!

洛晞看见某小孩一脸哀怨失望的小脸,面色沉了沉:“怎么,文琛喜欢22周岁以上的姑娘,与你有关系?”

“有!”她悲戚戚地点了点头。

洛晞双瞳微眯!

方文琛无辜地眨眨眼,官员一看气氛不对,都不敢说话。

夏侯流茵立即又摸了摸脸颊上并不存在的眼泪,道:“小芙的一颗芳心,就扑在方大人身上了!

奈何她这青春豆蔻美好年华,却不敌人家22岁的人老珠黄!

方大人的口味真是独特啊,小芙望尘莫及啊!”

洛晞被她逗的扑哧一笑。

抬手理了理她的发:“好了,不要耍宝了。小小年纪就想着当红娘,有时间还不如多睡睡觉,快快长大!”

说着,洛晞又问:“困吗?要不要去好好睡一觉?”

夏侯流茵摇了摇头,却还是不甘心地望着方文琛:“方大人,你真的看不上我家小芙嘛?”

方文琛脑海中还真是认真想了想。

他印象中的小芙,神经有些太大条了,而且一惊一乍的,有时候还会犯花痴。

他真心无福消受这样的姑娘。

认真对着夏侯流茵道:“流茵小姐,方某还是喜欢安静一点的。”

得,就这一句话,某小孩彻底不再问了。因为她家小芙吵起来,叽叽喳喳的,她自己都受不了。